五指上的五只血手金戒

校园文章 admin 浏览

小编:她莹白的额头上,全是一粒粒汗珠,依旧有些心有余悸。 直到此时,红欲星使才真正发现张若尘的可怕。 他与别的那些天之骄子完全不同,别的那些天之骄子,就算能够击败她,但是

  她莹白的额头上,全是一粒粒汗珠,依旧有些心有余悸。
 
    直到此时,红欲星使才真正发现张若尘的可怕。
 
    他与别的那些天之骄子完全不同,别的那些天之骄子,就算能够击败她,但是,却没有几个人忍心杀她。
 
    但是,张若尘却毫不怜香惜玉,刚才那一掌,若是真的击在她的身上,她就算不死,也肯定会受严重的伤势。
 
    张若尘抓着手中的那一件长长的红纱,放到鼻尖,嗅了嗅,道:“你身上穿的是金蚕衣?”
 
    红欲星使挤出一个笑容,道:“没错,我穿的正是红裳金蚕衣。张若尘,你要不要来数一数,我到底穿了多少层?”
 
    金蚕,乃是圣级的蛮兽。
 
    金蚕的丝,被称为天下最纤细的丝线,可以织成最轻、最薄的衣服。而且,金蚕衣还拥有一些特殊的力量,防御力相当惊人。
 
    传说中的身法武技,金蚕脱壳,就必须是身穿金蚕衣的武者,才能修炼成功。
 
    刚才,红欲星使施展的就是金蚕脱壳,所以,才能从张若尘的手中逃走。
 
    “既然如此,我就来数一数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一根小指,点了出去,将真气转化为剑波。
 
    剑波,咻的一声,从指尖飞了出去。
 
    九位琉璃骑士早就已经将九星阵旗,插在地上,结成一座九角星一样的阵法。每一面阵旗都像是一颗璀璨的星辰,散发出夺目的光芒。
 
    红欲星使的身形一闪,站到阵法的中心。
 
    与此同时,红欲星使将武魂释放了出来,悬浮在她的头顶上方,开始调动阵法中的真气。
 
    顿时,一道道真气,向她汇聚过去,加持在了她的身上。
 
    红欲星使的武魂,本来就十分强大,堪比鱼龙第四变修士的强度。在九星阵法的加持之下,她身上的气息不断攀升,举手投足之间,整个天地之间的灵气都在晃动。
 
    她的手掌,向前打出一击,一股掌力从掌心飞出,化为一个长达三米的大手印,将张若尘攻出的剑波击散。
 
    在一股无形的力量托举之下,红欲星使的双脚离地,站在半空,道:“九星阵法可以将九位琉璃骑士的力量,全部汇聚到我的身上,就算你的实力再强,也不可能伤到我。”
 
    能够被选为琉璃骑士,那九人,自然都是天极境大圆满中一等一的高手。他们的力量合在一起,相当恐怖。
 
    红欲星使刚才爆发出来的力量,比张若尘现在全力出手的力量,还要强大几分。
 
    张若尘若是使用出空间崩塌,倒是可以破掉阵法,将红欲星使和九位琉璃骑士击杀。
 
    但是,张若尘却能隐隐约约感受到,不远处,似乎隐藏着一股熟悉的强大气息。
 
    肯定还有高手,藏在暗处。
 
    若是他全力对付红欲星使和九位琉璃骑士,那么,藏在暗处的那一位高手,就一定会趁机出手偷袭。
 
    到时候,岂不是被人坐收渔翁之利?
 
    张若尘向小黑的方向看了一眼,此刻,另外八位琉璃骑士,将小黑和橙月星使团团的围在中央。
 
    只不过,小黑控制住了橙月星使,那八位琉璃骑士,才不敢轻举妄动。
 
    “隐藏在暗处的那一群人,应该是裴纪和三大圣者门阀派遣出来的高手。对我来说,最大的威胁是裴纪,必须先除掉他。”张若尘的心中,如此想道。
 
    就在张若尘下定决心的时候,红欲星使的声音,传入他的耳中:“张若尘,你应该也知道,暗中还隐藏着一群高手,我们继续斗下去,只会便宜了他们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向红欲星使看了一眼,却发现,她的嘴唇根本没有动,显然是使用了某种秘术,悄然将她的声音,传到他的耳中。
 
    紧接着,红欲星使又道:“其实,我们完全没必要做敌人,甚至,还可以做盟友。你放我离开,橙月星使归你,如何?”
 
    七煞星使之间,也是相互竞争的关系。
 
    若是,橙月星使死在张若尘的手中,对红欲星使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双目一眯,轻轻的点了点头,算是和红欲星使达成了合作共识。
 
    看到张若尘点头,红欲星使的心中露出喜色,立即下令,道:“张若尘的实力强大,我们先退走。”
 
    九位琉璃骑士立即开始快速移动起来,九星阵法不停旋转,带着红欲星使,有条不紊的向远处撤离。
 
    橙月星使先是一怔,随即,她的脸色,变得有些苍白,道:“红欲星使,你要独自离开?”
 
    红欲星使道:“张若尘的修为大进,只凭一座九星阵法,根本不可能镇压得了他。若是强行与他一战,最终,我们两人都会陷在这里。既然如此,我只能先一步离开,回去之后,必定带领高手来救你。”
 
    片刻之后,红欲星使和九位琉璃骑士就消失了踪影。
 
    橙月星使知道红欲星使说的都是实话,虽然,心中依旧恼怒,可是却也怪不到红欲星使的身上。
 
    若不是她太疏忽大意,被张若尘的蛮兽战宠给制住,无法发挥出力量。那么,凭借两座九星阵法的力量,就算张若尘再强,也要被镇压。
 
    红欲星使离开之后,张若尘就向橙月星使走了过去:“橙月星使,你这是第二次落入我的手中。上一次,有人救你,我放了你一条生路。这一次,我不会再放你了!”
 
    橙月星使冷哼了一声,道:“张若尘,你敢不敢让那一只蛮兽先放开我,我们堂堂正正的战一场?”
 
    张若尘摇了摇头,道:“我来木精墟界是有重要的事要办,没时间,浪费在你的身上。小黑,杀了她,我们该上路了!”
 
    张若尘之所以愿意放走红欲星使,既有形势所迫的原因,还有一部分原因,那是因为,红欲星使有野心。
 
    红欲星使想要做黑市一品堂的少主。
 
    正是因为如此,张若尘正好与她合作,对付帝一。
 
    但是,橙月星使却不同。她对帝一的命令是绝对的服从,三番两次想要置张若尘于死地,若是留她性命,将来,她依旧是帝一的一大助手。
 
    所以,张若尘可以放走红欲星使,却要除掉橙月星使。
 
 485.第485章 一剑在手,强势击溃
 
    “谁敢杀星使大人,必将付出惨重的代价。”
 
    一位身躯高大的琉璃骑士,从蛮兽的头顶跳跃而起,运足力量,猛然将龙骨长矛刺了出去,击向张若尘的胸口。
 
    在琉璃骨甲的加持之下,这一位琉璃骑士,爆发出鱼龙第一变修士级别的力量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身体微微侧移了一下,将龙骨长矛抓住,另一只手,快速劈出一掌,击在那一个琉璃骑士的胸口。
 
    嘭的一声,那一个琉璃骑士,直接飞了出去。
 
    张若尘将那一根龙骨长矛,握在手中,把玩了一翻,点了点头,“正好将你炼化,用来提升沉渊古剑的品阶。”
 
    沉渊古剑飞了出来,在剑灵的控制下,自主炼化龙骨长矛,很快就将龙骨长矛完全吸收。
 
    随后,张若尘再次查探了一翻,发现剑体中,多出一道基础铭纹。基础铭纹的总数,达到了二百一十一道。
 
    很显然,沉渊古剑的威力,又强大了一分。
 
    那一位琉璃骑士,从地上站了起来,捂着疼痛欲裂的胸口,吃惊的看着张若尘手中的剑。
 
    一柄剑,居然能够将龙骨长矛给吞噬。
 
    橙月星使皱了皱眉头,道:“你们不是张若尘的对手,先离开此地,不用管我。”
 
    橙月星使本来是带领了一队琉璃骑士,先前被张若尘杀死了一人,现在,还剩八人。
 
    张若尘向小黑看了一眼,道:“为何还不动手?”
 
    小黑的舌头,舔了舔嘴唇,道:“就这样杀了她,岂不是便宜了她?再说,她的天资不错,本皇正好将她收为宠物。”
 
    听到这话,橙月星使气得咬牙切齿。
 
    只是一只猫,居然敢如此狂妄,她可是黑市一品堂的星使。若是要成为一只猫的宠物,还不如一死。
 
    “堂堂橙月星使,居然落得如此下场,真是可悲可叹。”
 
    裴纪从远处走来,在他的身后,还跟着十一位天极境大圆满的武者。
 
    本来,裴纪是打算等张若尘和黑市的人,拼得两败俱伤才现身。可他却没有料到,红欲星使居然带着九位琉璃骑士,先一步离开。
 
    如此一来,他的计划,也就落空。
 
    所以,他打算亲自动手。
 
    张若尘转过身,道:“裴纪,你终于现身了!我以为,你还要继续躲下去。”
 
    “躲?我为何要躲?你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,就算要躲,也该是你。”裴纪道。
 
    裴纪出现之后,橙月星使的心中顿时生出希望,或许,可以借助裴纪的手来除掉张若尘。那么,她也有一丝脱困的机会。
 
    橙月星使连忙道:“裴纪,八位琉璃骑士任你驱使,你若是能够杀死张若尘,我将锁龙链赐给你。”
 
    “赐给我?”
 
    裴纪的眼中,闪过一道不屑的神情,眯着双眼,将橙月星使的全身上下都大量了一遍,道:“等我杀死了张若尘,就连你也是我的。”
 
    橙月星使丝毫都不生气,反而还露出一个诱惑的眼神,柔声道:“若你真能杀掉张若尘,我就是你的!”
 
    不得不说,橙月星使的确十分貌美,而且还是一个冰山美人。一个冰山美人,露出诱惑的眼神,的确是相当让人血脉喷张。
 
    看到橙月星使一副故意引诱男人的样子,即便是以裴纪的意志,竟然也有些浴。火焚身的感觉。
 
    压制住体内的浴。火,裴纪全身的真气,快速运转起来,迅速进入战斗状态。就算要得到橙月星使的身体,也要先解决掉张若尘。
 
    真气,源源不断的涌入五只血手金戒之中,将金戒中的铭纹激活。戒指上,散发出来的血色光芒,将裴纪的整只手臂,完全包裹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裴纪全力一拳,打了出去。
 
    手臂爆发出迅猛的速度,环绕在手臂周围的强大真气,带出一声震耳的气爆。
 
    即便张若尘已经突破到天极境大极位,却也并不小看裴纪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双眼,仔细的观察裴纪出招时的每一处细微变化,就在裴纪的拳头距离张若尘还有三米的距离的时候。
 
    “哗!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五指一紧,抓住沉渊古剑,后发而先至,挥剑一斩,准确的击在裴纪的拳头上面。
 
    “啪啪!”
 
    裴纪右手五指上的五只血手金戒,全部破碎,裂成两半。
 
    碎裂的金戒,像是受到一股无形的力量的吸引,向沉渊古剑飞过去,与沉渊古剑碰撞在一起,就像是撞在水面上,沉了下去,瞬间就被沉渊古剑吞噬。
 
    炼化了五枚血手金戒,片刻之后,沉渊古剑就又多出五道基础铭纹。
 
    裴纪倒退而回,右手的五根手指被齐齐斩断,变得血肉模糊。
 
    他的整条手臂都在颤抖,紧咬着牙齿,道:“怎么……怎么可能……就算突破了境界,也不可能强这么多。”
 
    不仅仅只是裴纪不能接受这个事实,就连橙月星使也大吃一惊。
 
  部笔直的倒了下去。
 
    另一个方向,八位琉璃骑士同时将龙骨长矛刺出去,阵法的中心,飞出一根光柱,击向悬在半空的张若尘。
 
    张若尘施展出空间挪移,身形一闪,消失在半空。
 
    下一刻,他出现在八位琉璃骑士布置的阵法的中心,一连打出八道掌印,将八位琉璃骑士全部打飞了出去。
 
    就在这时,张若尘的鼻尖,闻到一股浓烈的血气,不用猜也知道,肯定是裴纪。
 
    刚才,张若尘破掉两座阵法的时候,裴纪就站在一旁,寻找合适的出手机会。
 
    张若尘将第四位琉璃骑士打飞出去的时候,裴纪就已经出手。
 
    当张若尘将第八位琉璃骑士打飞出去的时候,裴纪的剑,已经斩到张若尘的头顶上方。可以说,这一剑,裴纪经过了多次计算,料定张若尘躲不过去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mimkon.com/a/xiaoyuanwenzhang/20180312/9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