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根本来不及反应

校园文章 admin 浏览

小编:此女,正是黑市一品堂的红欲星使。 小黑向她盯了一眼,道:丫头,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? 丫头? 红欲星使的一双细长的黛眉,微微的一皱,随即笑道:一只小猫儿,也敢叫我丫头,

   此女,正是黑市一品堂的红欲星使。
 
    小黑向她盯了一眼,道:“丫头,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?”
 
    “丫头?”
 
    红欲星使的一双细长的黛眉,微微的一皱,随即笑道:“一只小猫儿,也敢叫我丫头,呵呵,倒是有点性格,人家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!”
 
    小黑冷哼一声,“你要****,找张若尘去,本皇对你不感兴趣。”
 
    “张若尘和裴纪还在生死拼斗,我们黑市一品堂的高手,已经赶了过去,等到他们打得两败俱伤之时,就是将他们两人一举收拾的时候。”红欲星使笑道。
 
    其实,先前,黑市一品堂的人,一直藏身在暗处,坐山观虎斗,远远的看着三大圣者门阀的人围攻张若尘和敖心颜。
 
    张若尘和裴纪交手的时候,橙月星使带领十八位琉璃骑士跟了上去,就是等张若尘和裴纪两败俱伤,他们才打算出手。
 
    至于红欲星使,她却紧跟着小黑和敖心颜,一直追到了此处。
 
    红欲星使媚俏的一笑:“小猫儿,告诉我,张若尘到木精墟界,到底是要干什么?本姑娘这里有一枚百兽星丹,说不定可以赏赐给你。”
 
    说着,红欲星使从腰间的玉带中,取出一枚米粒大小的兽纹丹药,捏在两指之间。
 
    六品丹药,百兽星丹,可以帮助蛮兽改善体质,甚至有机会提升品阶。所以,一枚百兽星丹,算得上是相当珍贵的宝物。
 
    即便是隔着十多丈的距离,也能闻到一股浓郁的丹香传来。
 
    小黑看也不看百兽星丹,懒洋洋的道:“张若尘来到木精墟界,自然是有重要的事要办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重要的事?”
 
    红欲星使的双眸亮了起来,连忙问道。
 
    “你觉得我会告诉你?”小黑翻了一个白眼。
 
    “哼哼!”
 
    红欲星使的嘴唇一勾,笑了笑,伸出一只纤柔的玉手,五根细长柔美的手指,快速变幻,形成无数个手影。
 
    哗的一声,指尖,飞出一缕缕粉红色的光丝。
 
    一根根若隐若现的光丝,不断蔓延出去,穿梭在方圆数十丈的林中,交织成网状。若是不仔细看,根本看不到这些细丝。
 
    小黑再次翻了一个白眼,道:“小丫头,你的幻术连张若尘都奈何不了,还想用来对付本皇?”
 
    “唰!”
 
    小黑的双眼一冷,尾巴一收,冲了出去,化为一道急速黑影,电光火石之间,就冲到红欲星使的身前。
 
    它伸出一只被电光包裹的锋利爪子,向红欲星使的脖颈抓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哧哧!”
 
    小黑的爪子,与空气摩擦,留下三道一米长的电光爪印。
 
    红欲星使一惊,立即施展出身法,从树枝上跃起,化为一道红色的幽影,落到数丈之外的地面。
 
    刺啦一声,小黑的爪子,从红欲星使的身上抓落下一层红纱。爪子上的强大电劲,将红纱撕裂成碎片,化为黑烟和粉尘。
 
    但是,站在地上的红欲星使,她的身上,却依旧裹着一层红纱,遮住曼妙无双的娇躯,完好无损的样子。她冷声道:“好厉害,一只猫,也能挡住我的幻术。”
 
    红欲星使轻轻的一拂衣袖,双脚离地,飞了起来,向着树洞里面冲去。
 
    “不好,她要对那一个半龙之体下手。”小黑立即追上去。
 
    敖心颜的半龙之体相当罕见,小黑还在寻思,让她炼成真龙之体,自然不能让红欲星使现在将她杀死。
 
    红欲星使抱着敖心颜,冲出树洞,急速向远处飞掠,留下一片香风。
 
    “小丫头,你到底要干什么?”
 
    小黑紧追在红欲星使的身后,有些恼怒的道。
 
    红欲星使笑道:“张若尘不是已经救过她两次,我当然是要将她带走,倒要看看张若尘会不会来救她第三次。”
 
    小黑和红欲星使,一前一后,化为两道影子,在丛林里面快速闪过,就像幽灵一样。
 
    远处,裴纪站在一座悬崖边上,双瞳变成血红色,看着百里之外,小黑和红欲星使急速追逐,自言自语的道:“红欲星使居然带走了敖心颜,也好,那就让黑市一品堂的人,先将张若尘引出来。让他们先拼得两败俱伤,我再出来收拾残局。”
 
    裴纪心知,以他的实力,能够击败张若尘,但是,却杀不了张若尘。
 
    所以,他现在与黑市一品堂的人,抱着相同的想法。那就是,先让对方去对付张若尘,而自己则站在暗处,坐收渔翁之利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时空晶石的内空间,已经过去六天。
 
    张若尘盘坐在空间的中心位置,完全被青虚真气包裹,真气越来越浓郁,密集得像是变成液态,又由液态变成固态。
 
    一眼看去,张若尘宛如被冰封在一块球形的碧玉之中,身体在缓缓的旋转。
 
    他深深一吸,体内响起一声巨响,像是冲破了某个瓶颈。刹那间,周围的真气,立即源源不断向他的身体涌过去。
 
    “啪!”
 
    河底,时空晶石的表面,裂出一道缝隙。
 
    紧接着,时空晶石上的缝隙,越来越多,就像蛛网一般不断延伸出去。
 
    嘭地一声,时空晶石爆裂而开,化为一粒粒光点,犹如射线,向四面八方飞出去。
 
    突然,那些光点又是一收,汇聚到中心,飞入张若尘的眉心。
 
    张若尘站在水底,空间领域自然而然的散发出来,承受住巨大的水压,将河水推开,形成一个直径十丈的空间。
 
    “时空晶石蕴含的能量,终于还是完全耗尽,彻底消失。不过,吸收了那一股残余的时空之力,我对空间的认知,似乎又提升了一些。”
 
    从来到八百年之后,张若尘就随身携带时空晶石,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件宝物,所以,张若尘才能在短短几年之内,追上那些绝顶天才,达到现在的境界。
 
    如今,时空晶石能量耗尽,消失不见。
 
    张若尘虽然有些感慨,却也并不失落,并不惶恐。
 
    时空晶石,毕竟只是一件辅助修炼的宝物,修炼的本质,还是修炼自身的力量。过分的舍本逐末,并不是一件好事。
 
    张若尘闭上双眼,仔细去感受刚才领悟到空间力量,加以消化。
 
    突然,他的双眼一睁,伸出一根手指,向前一点:“空间崩塌。”
 
    “轰!”
 
    二十丈外,空间猛烈震荡了一下,随后快速塌陷了下去,整个世界都像是破碎了一般,天地震荡,灵气紊乱。
 
    “哗啦啦!”
 
    大河,足有五十丈宽。
 
    河水极深,水流湍急。
 
    但是,此时,大河的中心,却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,湍急的水浪,疯狂的向漩涡的中心涌去。
 
    片刻之后,所有河水完全被崩塌的空间吞噬,露出干枯的河底,造成大河断流的震撼画面。
 
    张若尘施展出空间挪移,双腿微微一动,下一刻,就横跨数十丈的距离,站在了河岸边。
 
    崩塌的空间,很快恢复平静。
 
    “轰隆隆!”
 
    上游的河水,就像巨浪一样,狂涌而来,让大河重新回到原来的样子。
 
    “好厉害的空间崩塌,若是我施展出这一招,裴纪的速度就算再快,也不可能逃得掉。”
 
    空间崩塌才是真正的杀招,论威力,不知比空间裂缝强大多少倍。
 
    随着张若尘的修为不断加深,施展出这一招,发挥出来的威力将会更加恐怖。
 
 483.第483章 遭遇
 
    在时空晶石的内空间,一连修炼六天,张若尘的武道修为,已经突破到天极境大极位,实力大增。
 
    以他现在的实力,就算不使用空间的力量,要击败裴纪,也不是难事。
 
    “先去找小黑和敖心颜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闭上双眼,仔细去感应。
 
    乾坤神木图与小黑有非同一般的联系,在一定的距离之内,只要凭借乾坤神木图的感应,就能找到小黑。
 
    很快,张若尘就锁定了小黑的方位,赶了过去。
 
    张若尘在时空晶石的内空间,修炼了六天,外界也才过去两天。
 
    两天之前,红欲星使带着敖心颜,与橙月星使汇合在一起。
 
    小黑本来是追在红欲星使的身后,但是,却遭到橙月星使和十八位琉璃骑士的伏击,激斗了一场,最终,小黑还是寡不敌众,遭到镇压。
 
    “本皇是何等超凡的存在,纵横天下,难遇对手,却不想,居然会被一群凡人镇压,一世英名算是毁尽。”
 
    小黑长叹一声。
 
    “哗哗!”
 
    铁链碰撞的声音,响了起来。
 
    小黑的身上,缠着一根赤红色的铁链,连接四条腿和头部,想要逃都逃不掉。
 
    铁链上,刻着龙纹和凤篆,流动着一道道电光。
 
    这是“锁龙链”,是一件威名赫赫的圣器。
 
    据说,黑市的一位圣者,有一条飞龙坐骑。锁龙链就是用来锁那一条飞龙的链子,后来,那一条飞龙老死,锁龙链也就流传了下来。
 
    再后来,橙月星使的师尊,将锁龙链传给了她,成为橙月星使的最强战兵。
 
    “少说废话,还不快带我们去找张若尘。”
 
    橙月星使的手臂一抖,将一股真气,注入锁龙链。
 
    顿时,锁龙链涌出刺目的电光,发噼里啪啦的声音,所有电光,全部都击在小黑的身上。
 
    小黑痛得怪叫,全身的毛立了起来,就连尾巴都翘得笔直,心中暗道:“小丫头,走着瞧,迟早让你也尝尝锁龙链的滋味。”
 
    但是,它的嘴里,却绝不会这么说。
 
    它连声哀求,道:“姑奶奶,急什么,很快就到了,很快就到了!就在前面,已经不远。”
 
    半个时辰之后,小黑带着黑市一品堂的人,来到黒木原的外面。
 
    一眼望去,眼前长满了黑色的巨树,形成一片原始密林,每一颗巨树都缠着密密麻麻的藤蔓,树根上,长着青色的苔藓,地面上堆着一层厚厚的落叶。
 
    橙月星使早就看过木精墟界的地图,自然知道这是什么地方。
 
    黒木原。
 
    “好奸诈的一只猫,居然想要将我们引入‘黒木原’这样的死亡禁地,你这是在找死。”
 
    她的脸色一沉,将锁龙链快速一收,将小黑拖了过去。
 
    小黑的四爪抓地,但是,它被锁龙链困住,哪能反抗得过橙月星使?
 
    “哧哧!”
 
    地面上留下四道长长的爪痕,最终,小黑还是被橙月星使拖了过去。
 
    橙月星使将真气,运至手掌,就要一掌击向小黑的头顶。
 
    “且慢。”
 
    红欲星使从后方,走了上来,笑盈盈的道:“小猫儿,你若是再不说实话,眼前这一位姐姐,怕是就要杀了你。何必呢?”
 
    小黑瞪了她一眼,道:“本皇是什么身份,何必要骗你们这一群凡人?本皇说的就是实话,张若尘来到木精墟界的目的,就在这一座黒木原的深处。”
 
    “还敢胡说八道,你想引我们陷入绝地,当我们那么好骗?”
 
    橙月星使的双目,闪过一道寒光,再次运气于手掌,一缕缕寒气,围绕手掌流动。
 
    “愚蠢的人类,本皇早就已经修炼成不朽之体,别说是你的一道掌印,就算是三劫九难加身,也杀不了我。你一掌下来,顶多只是给我搔一搔痒而已。”小****。
 
    看到小黑那一副无法无天的样子,就连红欲星使都觉得它十分欠揍,不再阻止橙月星使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橙月星使一掌,击在小黑的头顶。
 
    小黑惨叫一声,猛然落到地上,将地面砸出一个深深的大坑,四脚一伸,变得一动不动。
 
    “死了?”
 
    红欲星使走了过去,探出一根手指,按在小黑的颈部,发现小黑体内的血液已经停止流动,失去了生命气息。
 
    老实说,红欲星使还是相当喜欢这一只讨喜的猫儿,看到它死在当场,轻轻的叹息了一声。
 
    橙月星使却只是将小黑当成一只蛮兽,将它拍死,并没有丝毫触动,冷声道:“这一只猫十分厉害,不仅智慧很高,而且实力也很强,若不是琉璃骑士动用了九星阵旗,根本镇不住它。若是让它成长起来,将来必定会成为张若尘的一大助力,现在将它杀死,倒也是一件好事。”
 
    红欲星使道:“杀了它,我们又去哪里寻找张若尘?”
 
    “既然,敖心颜掌握在我们的手中,张若尘迟早会出现。”橙月星使道。
 
    橙月星使向小黑的尸体看了一眼,手臂一抖,唰的一声,原本缠在小黑身上的锁龙链立即收了回去,飞进橙月星使的衣袖,化为一串手链。
 
    突然,橙月星使的耳朵动了动,像是听到什么不同寻常的声音。
 
    她将真气,运至双眼,向远处眺望。
 
    随后,橙月星使冷笑道:“张若尘已经赶过来,琉璃骑士听令,随时准备祭出九星阵旗,合击张若尘。”
 
    十八位琉璃骑士,骑着蛮兽,站成一排,分成两队,一队九人,分别站在橙月星使和红欲星使的身后。
 
    他们身穿琉璃骨甲,一手持着龙骨长矛,一手持着一杆阵旗,一派气势磅礴的冷厉样子。
 
    没过多久,张若尘果然赶了过来,到达橙月星使和红欲星使的对面,就停下了脚步。
 
    红欲星使的一只手,扣在敖心颜的颈部,道:“张若尘,你终于来了,我们已经等你多时。你若是归顺黑市,我们就放了你的心上人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向红欲星使瞥了一眼,道:“谁告诉你,她是我的心上人?”
 
    红欲星使笑道:“男人不都喜欢长得美丽的女人,论容貌,她堪称国色天香。而且,你还救过她不止一次,你若是不喜欢她,谁会信?”
 
    听到这话,就连敖心颜的感到有些羞涩,脸蛋上,浮现出一抹红晕。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你不也长得国色天香,难道我也喜欢你?”
 
    红欲星使露出一片雪白的贝齿,娇声的道:“你若真是喜欢,人家从了你,不就得了!”
 
    张若尘摇了摇头,眼神变得锐利,道:“红欲星使放了敖心颜,我可以饶你一命,别逼我杀你。”
 
    橙月星使冷声道:“张若尘,你也太狂妄,真以为被评为年轻一代的王者,就真的所向无敌?你的那一只战宠,已经被我击毙,接下来,就是你。今天,你只有一条活路可走,那就是投靠黑市,今后,我们就是同道中人。”
 
    “战宠?小黑?”张若尘有些疑惑的道。
 
    就连当年的须弥圣僧都杀不死小黑,只能将它封印。
 
    橙月星使能够杀得了它?
 
    就在橙月星使冷笑的时候,突然,她的脖颈一凉。
 
    一只冰冷的爪子,悄声无息的放在了她的颈部。
 
    橙月星使脸色一变,就要转身,但是,她刚刚一动,颈部就传来一股刺痛。
 
    小黑的爪子,割破了橙月星使的颈部肌肤,一滴滴鲜血冒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别动,要不然,本皇一爪子下去,就能将你的脑袋割下来。”小黑冷声道。
 
    橙月星使又惊又惧。
 
    惊的是,那一只死去的蛮兽战宠,居然活了过来。
 
    惧的是,她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接近死亡。不用怀疑,若是她敢动一下,下一刻,就将是她的死期。
 
    不远处,红欲星使看到趴在橙月星使背上的小黑,双眸亮了起来。
 
    太不可思议,那一只猫,居然没死。
 
    “大胆畜生,还不快放开橙月星使大人。”
 
    一位琉璃骑士冲了过去,运足全身力量,刺出龙骨长矛,击向小黑的背心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手臂一挥,沉渊古剑飞了出去,化为一道流光,噗嗤一声,剑体穿过那一个琉璃骑士的胸口,从背心飞了出去。
 
    那一个琉璃骑士浑身一震,嘴里不停涌出鲜血。
 
    他艰难的低下头,向胸口看了一眼。
 
    只见,他的胸口,出现一个碗口大小的血窟窿。
 
    “怎么……怎么……可能……”
 
    琉璃骑士的嘴里,发出干咳的声音,嘭地一声,从蛮兽的背上倒了下去。
 
    就连红欲星使和橙月星使都被惊住,琉璃骨甲是用鱼龙第九变的修士的骨头炼制而成,那是何等坚硬,怎么会挡不住张若尘的一剑?
 
    她们却不知,沉渊古剑是用造化神铁铸炼而成,又是圣器级别,不知何等锋利,要破一层琉璃骨甲并不是难事。
 
    “咻!”
 
    沉渊古剑在半空飞了一圈,重新回到张若尘的手中。
 
    剑上,还在滴血。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想要生,还是死。现在,你们来做选择。”
 
    红欲星使笑了笑,道:“张若尘不愧是张若尘,不如这样,我放了敖心颜,你也让那一只猫儿放了橙月星使。从今往后,我们不再为敌,各走各的路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身形一闪,无声无息的出现在红欲星使的身侧,快速伸出两根手指,抓住了红欲星使的手腕,按住了她手腕上的经脉,道:“你没有与我讲条件的本钱。”
 
    红欲星使的心中大惊,刚才,根本来不及反应,张若尘就已经出现在她的身前,抓住了她的手腕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实力,怎么强大到了如此境界?
 
    此刻,她的手腕,被张若尘的两根手指紧紧的扣住。一股强大的力量,从张若尘的两根手指中传出,使她的整条手臂都失去知觉。
 
    红欲星使原本擒住敖心颜的手,在张若尘手臂的带动之下,渐渐地,移到一旁,失去了对敖心颜的控制。
 
    现在的张若尘,根本不是她可以对抗。很显然,张若尘又突破了境界。
 
    ……
    身形一闪,红欲星使一分为八,化为八道曼妙的幻影,急速向远处遁去。
 
    张若尘轻咦了一声,使用精神力,从八道人影之中,判断出红欲星使的真身。他向前跨出一步,急速追了上去。
 
    眨眼之间,张若尘追到红欲星使的左侧,调动真气,运至手臂,打出一掌,击向红欲星使的左肩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强大的掌力,传递过去,击在红欲星使的身上。
 
    但是,张若尘却并没有击中实物的感觉,于是,五指弯曲,向前一爪,却只是抓住了一层纤薄的红纱。
 
    红纱上面,残留着一股淡淡的迷人体香。
 
    红欲星使早就已经飞掠到数十丈之外,依旧穿着一层薄薄的红纱,就好像张若尘刚才抓下来的衣服,根本不是她的一般。
 
    到达九位琉璃骑士的身后,红欲星使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,停下了脚步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mimkon.com/a/xiaoyuanwenzhang/20180312/8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